热烈庆祝鞍山长安网正式开通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鞍山长安网 >> 鞍山政法 >> 浏览信息

千万别吸第一口!7位戒毒者面对镜头,说……(上)

日期:2019-6-27  来源:鞍山日报  【点击量:

 在西方神话里,用六芒星阵召唤出魔鬼,就可以和它达成契约——魔鬼可以给你财富、美貌、权利、才华,以及你想要的一切极乐。但你必须用最宝贵的东西来交换,比如健康、爱情,家人、希望、尊严,甚至是灵魂。一旦契约成立,你得到了想要的,也意味着魔鬼对灵魂的反噬即将开始。

而在现实世界,这个魔鬼就真实存在于你我身边,它有很多化身:麻古、海洛因、冰毒……它的名字叫毒品。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前夕,记者走进了鞍山第一戒毒所,与七位戒毒中的学员坐在一起,听他们讲述被毒品诱惑、腐蚀以及自我救赎的故事。

一号交易者:小俊

与魔鬼的契约:“我想歌唱时有最好的音准”

在被警察抓获的时候,27岁的小俊正在星光大道的后台化妆室化妆,他是那一周的周冠军,此刻正等待上台演出。举报他吸毒的是北京朝阳群众。

小俊说,他记得被抓时每一秒的情境,就像电影里的反转——华丽的舞台后,父母当场崩溃,300多人的亲友团瞬间蒙圈,主持人说:他,他马上就要上台了啊……

小俊毕业于著名的音乐学院,长相阳光俊朗,钢琴十级,有一副迷人的好嗓子,白天是钢琴老师,晚上当驻场歌手,再加上平时参加各种演出和选秀比赛,日收入千元以上。还有个很爱很爱他的女朋友。

而所有这一切,毁于他的一个愿望——“我希望唱歌时有个最好的音准。”

第一次接触毒品是夜店领班给他的,领班把它到进水杯里让他喝下,说是“有助于提高你的演出状态。”小俊觉得水微苦,但为了他想要的音准,他喝了。他达到了自己最佳的演出状态,十次后,他染上了毒瘾。再往后,只要不吸毒,他唱歌就感觉”降了一个T”,满足不了想要的状态。

“吸毒后,我收入的二百多万都用于买毒品。我和全国各地的毒友开视频一起吸,交流感觉。除了他们,我已经没有正常的朋友了。我渐渐脱离人群,性情变得暴躁孤僻。我自卑,不敢在阳光下走路。和人打个电话,只是电话掉线,我都能暴跳如雷。”小隼说,后来他才知道,这些都是毒品腐蚀大脑中枢神经的表现。

“新型毒品不会让人骨瘦如柴,短时间死亡。但它会在漫长的十年二十年里,让你变成一个疯子,精神分裂者。”

刚开始到戒毒所戒毒时,小俊上厕所都要扶墙,腰都没力气抬起来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,他慢慢恢复了以前的开朗健谈,他说知道以前的一切都是错的。人生要从头开始。最重要的是,出去后,他要远离以前的吸毒朋友圈。“我们有个介绍演出的歌手群,1000多人的群友里,有600人在吸毒。我再也不会傻到为了灵感去碰毒品。”

小俊说,女朋友还在外面等他,两人还有个女儿,因为自己吸毒,女孩家长不同意他们结婚,他想戒毒后重新开始。

二号交易者 :大魁

与魔鬼的契约:“我想人前有面子”

今年52岁的大魁,在改革开放初期经商,是下海最早的一批人。他的公司曾做到很大。可如今的他,身染多种传染病,一贫如洗,一辈子没有结婚。用他的话说就是“混的很惨”。

大魁最初接触毒品是在生意场上,他知道那东西是毒品,但不知道毒品的危害。“都是为了面子,当时圈子里有句话叫,不抽烟(指吸毒)不是社会人。大家就像吃饭喝酒一样互相请。不知道这东西瘾性这么大。”大魁说,他高看了自己的自制力,以为不鼓捣就淡了,但他发现,毒品慢慢让他放弃了一切。

从吸食到针剂注射,大魁染上了传染病。在生意场中,失去了伙伴的信任,逐渐事业失意,他又用吸毒来逃避,逐渐陷入恶性循环。负债累累,淡薄亲情,父母6000多元买的洗衣机,他80元就给卖了,只为了“吸一口”。最后连家里暖气片都给拆了卖废品了。

“亲人,女友,尊严,什么都可以不要,只要获得毒品,让我盗窃抢劫杀人,我都能干出来。那是最疯狂时的我。”但大魁最后还是走进了戒毒所,这是他对自己最后的救赎。慢慢的,大魁会在深夜流泪了,一想到年迈的父母,他会从麻木到心痛,自责。看到20多岁的年轻人刚进来戒毒,他的心也会特别疼:“好像看到了以前的我。”

“出去后,我想从保安做起,以及一切力所能及的事,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想着自己是公司老总,怎么可以去做这么低级的工作。我也想孝敬父母,对他们说,我一生好面子,却从没对你们好过面子。余生,我要为你们多好好面子。”

三号交易者:小礼

与魔鬼的契约:“以为它是解酒药”

39岁的小礼是个文质彬彬,清秀理智的中年人。一个曾经的公务员。想不到如此理智的他,会因为毒品妻离子散,外债累累。

小礼第一次接触毒品是和朋友一起喝酒,朋友告诉他,这东西能快速解酒。小礼当时知道这东西是毒品,但却认为它是稀奇玩意,不可怕,抱着无所谓的态度,尝试起来。“酒精和毒品遇上,确实会有醒酒的化学反应。吸食后,三天不睡觉也不觉得累。”

小礼说,第一次吸食后感觉很呛,没有传说中欲仙欲死的感觉,于是便开始好奇地第二次尝试,随后成瘾。因为收入有限,为了获得毒资,小礼开始到处找朋友借钱,逐渐名声变臭,外债累累,妻子无奈和他离婚,10岁的儿子不知道爸爸已经进了戒毒所,每次打电话,小礼都告诉他:“爸爸在国外打工,给你挣钱呢……”

“吸毒时的我就是个怪胎,进了戒毒所后的我才是个正常人。很多人听说我是前公务员,都说可惜了,我为了毒品妻离子散,付出的代价太大了。”小礼说。

鞍山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玲

新闻资讯 | 鞍山政法 | 平安钢都 | 政策法规 | 人物风采 | 平安图片 | 平安时讯 | 调研天地 | 法学研究 | 政法文化
Copyright ©2013-2014 www.asca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鞍山长安网 版权所有

辽ICP备13005407号  技术支持:创易网络